虎大

漫威杂食,废柴写手,ooc专家。

【虎狼】#我的哥哥失恋了,我该怎么安慰他???#

  如题。

  首先我先说明一下我的情况,在我小的时候家里出了变故,我老哥带着我出来谋生,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。

 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,我们两个决裂了,甚至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差到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地步。

  但后来在朋友的开导下,我们又和好了。现在我们在一所学校教书。

  然后,重点来了!

  事情发生在上周末,我老哥突然对我说他喜欢男人。

  说实话,我并不是太惊讶。毕竟现在社会风气这么开放,喜欢男的不算是什么大新闻。更何况活了这么久觉醒点奇怪的爱好也很正常。

  于是,我当即表示没有关系,无论怎样你都是我哥。

  他听完之后很激动。对我继续说他小时候有一个很喜欢的男孩,哪怕过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没能忘掉,直到现在依然爱着他。

  我立刻深深的震惊了,实际上我和他都是有自愈能力的变种人,所以我们活的时间特别长。他喜欢的青梅竹马就算寿终正寝现在也大概连骨头都烂成灰了。

  我很同情他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!

  他当时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,显然是想让我安慰他!但我实在是没有安慰人的经验!!!

  请问我该怎么办???

【虎狼】#今天也在为弟弟的教育而头疼!!!#

  我有一个弟弟,同父异母的那种。

  小的时候弟弟不懂事犯了点错,于是我带着他离开故乡,在外面艰难打拼。

  起初生活很艰难,但后来我们一起进入一家公司工作,情况好转不少。

  当然,这些都不是重点。重点是我的弟弟叛逆期到了特别不听话!!!

  大概是我太宠着他的缘故,他总是对着我指手画脚。稍微不顺着他的意思,他就沉下脸生气了。

  就拿上次来说,那次公司集体出差,我们一起坐飞机。我对面那小子是个话痨,唠唠叨叨个没完,于是我想跟他好好谈谈让他闭嘴。

  结果还没站起来,我弟弟脸一沉,警告似的叫了我一声,还瞪了我一眼。

  好吧,看在你的份上,我就放过他好了。

  这还不算什么。还有一次,同样是出差,去的是非洲。到达后我准备开始完成上级颁布的任务,结果我弟弟一脸不高兴的阻止我,还对我说这样做是不对的。

  出于哥哥的威严,我就教育了他两句。结果他就生气了,然后居然还离!家!出!走了。

  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!!!

  吾弟叛逆伤透吾心!!!

【虎狼】野餐

@易碎的水晶瓶 点的野战车。背景是战争十五题的后续,但与战争十五题没什么直接关系,可独立阅读。
没什么剧情的纯肉,没有灵感所以和瓶子互换点梗开的车。

虎大的赛车场

【虎狼】荒原野兽

我胡汉三又回来了。
从周更变成月更,而且更新还不是一个cp,我也觉得很羞愧,但没灵感就是没灵感。
反正没人看的没关系。(嗯,这样想舒服多了。)
好吧言归正传,这篇因为没有灵感本来打算写篇纯肉,但写着写着突然有了点感觉,于是加了感情戏。
注意,漫画虎狼。对于漫画看的不多,但瓶子说人物性格抓得还可以,应该不算太ooc吧。(心虚)

虎大的赛车场

【双豹组】无题

  宽阔到足有篮球场那么大的房间,奢华而精美的巨大床铺,以及占据了一整面墙可以毫无遮拦俯视瓦坎达风光的落地窗。即使是在瓦坎达的王宫,这样的宽阔精美的房间也没有几间。
  但这间房间里的住客显然对这里很不满意。他无聊的躺在床上翻滚了一会,然后烦躁的抓起床头的杂志,发泄似的扔了出去。
  杂志在半空中转了几圈,落在红木地板上又滑行了好一会,最后停在了刚刚进门的特查拉的脚边。
  他沉默的盯着脚边的杂志看了好一会,然后无声的叹了口气,将它捡起来放回书架上。渡步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看着床上生闷气的男人。
  对于特查拉的到来,躺在床上的男人当然一清二楚,但很显然他并不喜欢这位访客。于是他把头埋进枕头里,连个眼神都欠奉。
  特查拉挑了挑眉也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装死的艾瑞克,大有就这样坐到地老天荒的架势。
  “国王陛下。”特查拉自在的样子让艾瑞克感到很不自在。他把头从枕头里抬起来,对着特查拉咬牙切齿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,这里是我的房间。”
  “嗯。”特查拉回了一个字表示肯定。
  “所以你能不能哪来的回哪去。”艾瑞克愤恨的补上下半句。
  “我觉得作为国王,王宫里的任何地方我都有资格进入。”特查拉从容不迫慢条斯理的回答。
  “但这不包括我的房间”艾瑞克额角的青筋在跳。“你不肯杀了我,也不肯放了我,只是一直把我软禁在这里,你到底想做什么?特查拉!”
  “你想去哪里?”特查拉目光闪了闪,回避了这个问题。“你是瓦坎达的亲王,当然应该待在王宫。”
  “亲王?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亲王是被囚禁在王宫里的。”艾瑞克冷笑。“而且所谓的亲王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,我可不承认。”
  “这正是我不能放你走的理由。”特查拉冷静的道。
  “你想把我绑在这里,绑在瓦坎达。为什么?你就那么……”
  他开口,却只说了一半便猛然醒悟,生硬的改口。
  “你把一个篡位者封为亲王,那些长老没被你气死在大殿上?”
  特查拉沉默没有回答。实际上在艾瑞克陷入昏迷尚未苏醒的时候,就有长老对他提议处罚篡位者。
  或许是为了向重归王位的特查拉表示忠心,长老们提出的处罚一个比一个严厉。处死,流放,最轻的也是永久囚禁。
  所以当特查拉宣布恢复艾瑞克的亲王身份时,不仅是长老们就连苏睿都觉得他疯了。
  “老哥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?”开完早会,苏睿把特查拉拉到实验室,气急败坏的问道。
  “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错。”特查拉解释。“如果当年父亲没有放弃他的话,他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。这是我们应该背负的责任,我们不能逃避。”
  “这个暂且不论。”已经和老哥谈论过很多次这个问题,但始终无法达成一致的苏睿早就放弃了这种无谓的争执。说实在的,她有时候都觉得他哥是不是有圣母病。“但封他为亲王是不是太过了。这意味着瓦坎达的很多秘密对他来说都是不设防的”
  “如果我们想得到一个人的信任,就必须先付出自己的信任。”特查拉缓缓道。“不会有事的,我会看着他的。”
  “好吧,希望他能珍惜这次机会,不要再惹出什么乱子了。”明白兄长心意已决,苏睿不抱希望的回答。
  特查拉从回忆中回过神来,看见艾瑞克还看着自己,似乎在等着他回答。
  “我们出去转转吧。你还没仔细参观过瓦坎达,现在去的话还能赶上下午的集市。”特查拉笑了笑,转开话题。
  艾瑞克很想表现得有骨气一些,至少不要让自己表现的太过迫不及待。但从国王笑眯眯的表情来看,似乎不太成功。毕竟对于被关在屋子里足足一个月的他而言,能出去一趟实在是莫大的诱惑。
  瓦坎达的傍晚是城市一天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刻,忙了一天终于歇息的人们带着家人来集市闲逛。并不是为了买些什么,只是为了享受那种热闹的气氛。
  “瓦坎达的集市从下午四点一直开到晚上七点。现在是晚上六点,正是人最多的时候。”
  特查拉带着艾瑞克走过市坊间的小道,仔细的给堂弟介绍瓦坎达的风俗。
  艾瑞克颇有些新奇,目光闪过道路两边一个接一个的卖摊。他来瓦坎达近两个月,但大部分时间都呆在王宫里,从来没有这样深入体验瓦坎达民间风情。
  “售卖的东西很杂,既有生活用品也有蔬菜水果,甚至还有手工地毯和一些瓦坎达特有的饰品。”
  特查拉继续说着,突然感觉不对。他一回头,不知何时,跟在他身后的艾瑞克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  他心里一沉,赶忙四处寻找,好在借助黑豹之力赋予的过人五感,他很快发现艾瑞克的身影。
  他蹲在地上,看着面前地毯上摆着的各种饰品,不时拿起一个看看,目光颇有些新奇。
  特查拉松了一口气,赶忙过去。
  “想要什么,我买给你。”
  他拍了拍艾瑞克的肩膀道。
  “不用,不过是一些无聊玩意。”
  艾瑞克站起来,拒绝了特查拉的好意。他倒不是真的喜欢这些饰品,只是有点好奇而已。
  “买一个吧,就当是纪念品。”
  特查拉笑了笑,难得看到艾瑞克对什么感兴趣,就算不戴在身上,买回去玩玩也好。
  “麻烦。”
  艾瑞克抱怨了一句,但却没有反对。
  特查拉也不介意,蹲下来仔细的挑选摊子上的饰品。
  他的目光在诸多饰品上一一扫过,不经意的一瞥,他看到摊子的角落摆着一串串着八颗圆润珠子黑色手串。
  突然,仿佛脑海深处的黑暗里,一个念头缓缓浮现出来,仿佛一枝鲜红的罂粟在风中摇曳,引诱着他。
  但当他回过神来,他已经将那串珠子抓在手里了。
  “罢了,一切就交给命运吧。”
  特查拉这样想着,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好像要把肺里的浊气全都吐出来一样。
  “这个你喜欢么?”
  他把手串递给艾瑞克,面色如常,但瞳孔却微微颤动。
  艾瑞克并没有立刻去接,也没有说话。他只是看着那串黑沉沉的手串,然后目光一寸寸上移,最后落在特查拉的脸上。
  他看着特查拉的黑沉温润的眼睛,仿佛在里面探寻着什么!
  他看了很久很久,久到甚至让特查拉觉得他的心思是不是被他发现了。
  最后,他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,似妥协,又像是卸下了什么重担,带着如释重负的轻松。
  他接过特查拉手上的手串,就要戴在自己的右手腕上。
  “你不用那么急。”特查拉握住艾瑞克的手腕,制止了他的动作。他笑了笑道:“你可以考虑一晚上,如果不喜欢,明天可以还给我。”
  艾瑞克看了他一眼,低低的哼了一声。
  “既然你送给我,那就是我的了!”
  说完,他转身就走,手腕上的珠子在夕阳下反射着亮光。
  特查拉看着那亮光,心里五味杂陈。
  那并不是普通的手串,虽然用材寻常,但在瓦坎达却是代表着爱情的圣物。
  在瓦坎达的风俗中,若是一人喜欢另一人,他便会买来这种赠送给对方。如果对方接受戴在手腕上,那她就是接受了这段感情。如果退还,就是拒绝。
  来瓦坎达仅两个月的艾瑞克对这些当然不清楚,所以才能那么随意的带上手串。
  “……”
  特查拉默然无语。他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对艾瑞克倾诉爱意,可一旦艾瑞克拒绝的话那该怎么办?
  他并不是害怕艾瑞克的拒绝,他尊重艾瑞克的选择,可一旦拒绝,只这件事会成为两人心上的一根刺。日后再见,叫他们如何自处。
  于是性子沉稳的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这种含蓄内敛的方式表达爱意。
  只是等到明天,艾瑞克从别人口中知道一切,他会怎么做呢?
  撇开这这些不谈,这次出游他们过得还是挺愉快的。
  在小摊上又买了几件饰品,然后又在路边的小店吃了顿瓦坎达特色美食,两人心满意足的回到王宫。
  一回到卧室,艾瑞克直接扑到床上。对于平常活动范围只有数十平米的他而言,今天的运动量有点大了。
  特查拉却是没有进去,他站在门口微笑看了一会堂弟,然后转身打算离开——他今天的政事还一件都没处理。
  “等一下,把书架上的书拿过来,第三排第八个。”
  躺在床上的艾瑞克理所应当的吩咐道,丝毫不觉得作为阶下囚命令国王有什么不对。
  “我看看。”
  即便性子在怎么随和,作为国王他当然有自己的矜持和自尊。只是对某些人的宠溺,让他不介意这些。
  特查拉站在书架前,目光在摆的整整齐齐的书籍上巡视了一会,找到了艾瑞克要的那本书。
  《瓦坎达风俗大全》
  一股寒意掠上他的脊背,大脑里一片空白,无法思考。
  然而他随即感到背上又是一暖。不知何时,艾瑞克走过来抱住了他。
  “你早就知道?”
  特查拉苦笑。
  “当然,毕竟这里实在太无聊了,只能看书打发时间。”
  艾瑞克语气轻松。
  “那你的回答呢?”
  特查拉继续问,身体却微微放松了。
  “我不是已经带上手串了。”
  艾瑞克扬了扬手回答。
  因为小时候的遭遇,艾瑞克对人的情绪分外敏感。当他从医疗舱里醒来时,他能感觉到特查拉眼中的情绪绝不只是担心和愧疚,而是包含着更加深沉浓烈的感情。
  一开始他只是想笑,一个人要蠢到什么地步才会爱上他的敌人。
  然而他很快就笑不出了,当他出了医疗部住进王宫,他感觉到特查拉笨拙的关心和爱护。
  那绝不是虚伪的关心,也不是为了展示国王宽宏慈悲的表演,而是真真正正的爱着他。
  然而越是这样,他越是觉得疯狂。
  我值得么?一个篡位者值得你如此深爱么?
  你值得么?值得我放下仇恨放手去爱么?
  一个月里,他反反复复追问自己,始终找不到答案。
  然而他终于还是找到了答案。
  他看着递给他手串的特查拉,那双温润的眼睛告诉了他答案。
  值得!
  他长叹一声,背在身上十数年的负累消融在那片澄澈的瞳眼中。
  值得!
  如果有一个人能如此爱着他,那他为什么不能为他放下包袱?
  艾瑞克咬了咬特查拉的耳垂,满意的看到国王陛下瘫软在自己的怀里。
  夜还很长,但今晚特查拉是没有机会处理公文了。

END

【日豹联文组】斯德哥尔摩(完)

经历了惨淡的清水联文,双豹女孩终于迎来了开车联文2.0

搞事规则:主线为斯德哥尔摩,由虐转甜向,每个人可以看到前n-1棒内容

前文链接: 

第一棒

第二棒

第三棒

第四棒

第五棒

第六棒

第七棒

第八棒

第九棒

第十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一棒

后记:

刚入坑的新萌表示,第一次写联文就负责收尾,我的压力真的很大。
而且前面的大佬写的都很棒,你让我一个小透明怎么活。
好在写的还是挺开心的。
祝食用愉快。

另,本联文组面向tag大量招生,只要你有一颗产粮的心,欢迎加入我们的搞事群~
群号:787768707
暗号:我想加入一起日豹!

同人文手的几个真相

Shirley璇:

……是真的_ノ乙(、ン、)_


stony餐厅的糖醋fishy是总攻大人:



哈哈哈哈哈大家觉得我中了哪些




七夜鸢尾:







真的每条都中诶……遁了遁了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






白云客:















喵喵颜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除、除了弃坑那个真的全中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JOEY维维安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根据我自个和亲友和关注的太太总结出来的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你中了几条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当文手反复声明“我不会坑的!”的时候,如果不是三次太忙耽误了更新,就是有了弃坑的想法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文手看自己的文都是越看毛病越多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3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不会画画的文手总会在某个时候突然特别羡慕会画画的大佬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4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没评论的时候很想有评论,评论区一排“23333”的时候心情又特别微妙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5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有时候文手不是不想回评论,是不知道怎么回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6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开点文不是没人理就是点的文觉得很难写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6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一个月总有几天瓶颈期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7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懒癌晚期的时候不想更新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8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特别想看一个梗的时候明明是求人投喂,最后都变成评论区“递笔递键盘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9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0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一开始当小透明的时候特别善良,一有人催更就马上码更新,后来催更的人多了,反而表现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趋势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要转随意,还有其他条评论区留言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性感饼砸,在线锤人:

是这样(疯狂暗示)

雨治:

恩!

熬煮黑洛酱:

一点粮圈观察,不一定对


哦对了,@维鲁斯特 ←这是我的微博,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!

【虎狼】非法同居(现代篇)⑥

新文,中篇,架空,六章完结。囚禁梗,但囚禁占的篇幅不多。有车,但一笔带过,真的是一笔带过。
注意,本文会有一定程度的狗血剧情。

真实或荒谬
费尽了筹谋
只有恋慕并非虚构
要多么寂寥的等候
多么荒芜的春秋
才能换得片刻交汇就当作长久
又要多么无畏的通透
多么绵密而厚重的温柔
才能将万钧爱意也坦然承受
——万钧山澜

  当罗根接到那份豪雷特公司资产让渡协议时,他吃了一惊。
  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他道。
  年轻的女秘书前倾鞠躬道:“总裁说这是你的东西,现在还给你。”
  “不。”罗根立刻拒绝道。“这是维克托应得的,他也是父亲的儿子,有资格继承这一切。”
  “总裁知道你会这么说,但他让我转告你:我不想跟豪雷特有任何牵扯,哪怕只是这种程度的也一样。”
  罗根沉默了很久,最终还是抱着复杂的心情签下了那份协议。
  “好的。”秘书合上本夹,又行了一礼。“三天后请到豪雷特公司和律师团签署后续合同。”
  “好。”罗根点点头,然后几乎称得上是慌乱的关上门。
  三天的时间不长也不短,在这三天里,罗根没有上班,也不接电话。只是躺在床上喝着啤酒,颓废的像是一个刚刚被辞退的中年大叔。
  三天后,他理了理自己油腻腻的头发,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脸上的黑眼圈,洗了一把脸,然后买了一张去往X市的车票。
  当他赶到豪雷特公司时,已经是中午了,年轻的女秘书引路把他带到五楼的会议室——这当然是毫无必要的,罗根从小在这里长大,这里的每一间房间他都很熟悉。
  打开门,会议室里空空荡荡,只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正在整理桌子上的文件。
  “下午好,格尔多先生。这是来签署合同的罗根先生。”女秘书向房间里的人介绍道。
  “你来晚了。”那位格尔多先生显然很不耐烦,他继续整理着手上的文件头也不抬的说道。“其他人都去吃饭了,你可以等到下午再过来。”
  他接着整理了一会,然后听见来者不太确定的呼声。
  “格尔多叔叔。”
  格尔多吃了一惊,他抬头看去,虽然眉目间有所变化,但依稀能看出当年那位青年的身影。
  “詹姆斯,是你。”格尔多开心的笑着绕过桌子抱住罗根。“好小伙,你已经长这么大了,比我还要高。”
  罗根也抱住他,恍惚间竟不记得上一次这样亲密的拥抱是什么时候的事了。
  威廉格尔多,豪雷特公司首席律师顾问,也是罗根父亲的好友,几乎算得上是看着罗根长大的男人。
  两人重新坐了下来,秘书给两人端上咖啡后适时的退了出去。
  “你这么多年过的怎么样?”格尔多疑问道。“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这些年怎么一直没和家里联系?”
  对于格尔多的疑问,罗根无从回答,只得含糊道:“发生了一些事。”
  格尔多看出了罗根为难,没有继续问下去。只是感慨道:
  “这些年维克托真的挺不容易的,一个人独力撑着公司,董事会还借着你的失踪刁难过他好几回。”他微微一顿,接着道:“当年的事你也别怪他,他尽力去找你了,只是当时发生的事太多了,他也自顾不暇。”
  “当时的事?”罗根当然听出了格尔多话里有话,疑问道。
  “你不知道么?”格尔多惊讶反问。“当年维克托得了癌症,医生判定他只剩半年的时间,后来过了好几个月才发现只是误诊。”
  罗根的身体僵硬到无法动弹,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。
  “当时他立下遗嘱,把公司全都给你了。”格尔多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,几不真切。“对了,后来他立过一份很奇怪的声明放在我这里。”
  “什么声明?”罗根的声音带着无力的虚幻。
  格尔多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解,复述道:“我维克托克里德自愿死在其弟詹姆斯豪雷特的手上,不追求其一切法律责任。”
  一道闪电在罗根的脑海里轰然炸开。那些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混沌迷雾在这一刻彻底消散。
  为什么维克托会带着安眠药去公寓?
  因为要给他提供下药的机会。
  为什么维克托会在晚上的时候去喝黑咖啡?
  因为黑咖啡的苦涩可以掩盖安眠药的苦味。
  为什么维克托要用梦安平这种危险的药物?
 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打算死在自己弟弟的手上!
  罗根虚弱的闭上眼,黑暗中浮现出当年维克托忧伤的眼神。
  当年的他,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情喝下那杯咖啡的呢?
  罗根猛地站了起来,吓了格尔多一跳。
  “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
  话音未落,罗根已经冲出会议室。
  他奔跑过空旷的走廊,冲向走廊尽头的电梯。
  “当年维克托得了癌症,医生判定他只剩半年的时间。”
  “我是不会放你走的,除非我死了。”
  罗根冲进电梯,拼命拍着十五楼的按钮。
  “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?”
  “我不会原谅你的,我会一直恨着你,直到你和我其中一个人死去。”
  一声轻响,电梯门缓缓打开。然而罗根甚至等不及电梯完全打开就冲了出去。
  “你什么都得不到。我不爱你!我永远都不会爱你!我只会恨你!”
  “不管我犯下多少错误,说过多少谎言,只有一件事我从未撒谎。我爱你,吉米!”
  罗根打开总裁办公室的门,一个在熟悉不过的背影落入他的眼眶。他背着手站在落地窗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。
  “有事吗?罗根。”
  维克托这样问道,语气平淡。他甚至没有转过身来。
  “我知道了,当年的事。”罗根的声音低沉中带着干涩。
  “然后呢?”维克托声音依旧平淡,甚至带着几分冷嘲。“我多愁善感的弟弟打算原谅他哥哥犯下的错?”
  “别这样,维克托。”罗根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安。
  “真是愚蠢啊。只是这样就原谅我了么?”维克托终于转过身来,他一步步向着罗根走来,最后在他身前站定,面容冷漠。“同样的错误如果再次发生的话,你该怎么办呢?指望我再发一次善心?”
  “滚吧。别再让我看见你。”看着无言的罗根,维克托嗤笑道。“不然的话,我会做出什么事你很清楚。”
  维克托话音未落,罗根猛地抱住了他。维克托立刻想要推开他,但怀抱里的那份温暖让他不舍的犹豫了一下。
  这一犹豫,便失去了发火的最好时机。
  “我的话依旧不变,错就是错,即使以爱为名也一样。”
  罗根的声音在维克托的耳边响起。
  “可我之所以原谅你,不是因为你有难言的苦衷,而是因为我想明白了一件事。”
  维克托僵硬的身体在罗根的怀抱里一点点放软。
  “我当年为什么会离开呢?如果是因为害怕你,只要报警就行了,根本不需要隐姓埋名远走他乡那么麻烦。”
  维克托的手臂犹豫着抚上罗根的背脊,缓缓收紧。
  “我之所以会离开,是因为我害怕再见到你。因为我知道,只要你解释了。哪怕那理由有多么荒缪,多么虚伪,我都会原谅你。”
  罗根能感觉到,维克托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。
  “我从来没有恨过你,一刻都没有。”
  冷漠的面具突然碎裂。维克托低声呜咽,随后哭声渐大,温热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,落在罗根的肩膀上。
  罗根的眼泪同样涌了出来,五年来的痛苦,六十个月的思念,一千八百二十六天的悲伤,在这一刻如数爆发。
  “直到今天,我仍然不爱你。但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。如果有一天你能让我爱上,那我们就在一起吧。”
  罗根这样说着,语气中带着哽咽。
  然而维克托什么也没说,他只是死死的抱着弟弟,抱得那么紧,就好像在拥抱着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。

END

【虎狼】非法同居(现代篇)⑤

新文,中篇,架空,六章完结。囚禁梗,但囚禁占的篇幅不多。有车,但一笔带过,真的是一笔带过。
注意,本文会有一定程度的狗血剧情。

真实或荒谬
费尽了筹谋
只有恋慕并非虚构
要多么寂寥的等候
多么荒芜的春秋
才能换得片刻交汇就当作长久
又要多么无畏的通透
多么绵密而厚重的温柔
才能将万钧爱意也坦然承受
——万钧山澜

  “天杀的。”
  罗根从床上坐起来,宿醉让他觉得仿佛有一百个小人在他的脑海里跳舞,头痛欲裂。
  他一边用力捏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尽快清醒,一边抬头试图找杯水来滋润一下自己干渴的喉咙。
  然而他刚抬起头,周围陌生的环境成功的让他陷入呆滞之中。
  房间很大,足足有五十平米的面积。房间内,所有的家具一律都是银色的,雕刻着精美的花纹,大红色的地毯上,布满了浮凸的金色纹路,显得华美又精致。
  对比之下,他租下的那个不到十五平米,脏衣服和空酒瓶扔的到处都是的廉价公寓简直就是狗窝。
  “这他妈是哪里?”
  罗根骂了一句后,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  昨天公司发了奖金,大家一起去酒吧庆祝,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,不知怎么聊到酒量上去了,然后一群喝得半醉的男人开始比拼酒量,罗根也没能幸免,被灌了好几杯威士忌,醉得不省人事,之后的事则完全记不清了。
  所以说这到底是哪里?
  回想了半天却一无收获的罗根放弃了这种徒劳的举动,穿上扔在椅子上的自己的衣服。
  正在他提上裤子,拿起衬衫准备开始穿的时候,卧室的门开了。
  罗根抬头望去,当他看清来者的一瞬间,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。
  五年了,自从他从维克托身边逃离已经过去五年了。五年里,罗根不是没有想过他和维克托再次相遇会是什么场景,但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。
  “维克托。”
  短短的三个字,罗根却说的异常艰涩。
  “我定了早餐,有你喜欢的燕麦粥,要吃么?”
  维克托温和的笑着,仿佛那些痛苦的折磨和漫长的分离都没有发生过。他还是那个爱护弟弟的兄长,他还是那个崇敬哥哥的幼弟。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罗根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。
  “没什么。”维克托的表情终于出现了波动,他的脸上浮出现一点慌张,一点不安,还有一份小心翼翼的讨好。“我昨天晚上看你在酒吧喝醉了,所以把你带到酒店来了。然后早上醒过来看见你还在睡,想着你醒了可能会饿,于是叫了酒店送餐,如果你不喜欢的话,我们出去吃。我知道有……”
  “我不是说这些,”罗根大吼着打断维克托的话。“我是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还是说你打算再囚禁我一次!”说到最后他已是满目嘲讽。
  维克托沉默了,他看着罗根垂下眼帘。
  “不会了!同样的错误,我不会再犯了。”
  良久之后,他轻轻的说道。
  “我只是想见你。”
  “呵,很有觉悟么!”罗根冷笑道。“可我不想见你。”
  “我现在的名字是罗根。詹姆斯早在五年前就死了,是你亲手杀了他。”罗根讽刺道。“我现在过很好,很幸福,很快乐,我的生活不需要你的存在。没有你我会过得更好。”
  “我们真的不能重新来过了么?”维克托声音艰涩,甚至隐隐带着哽咽。“我真的知道错了,只要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用余生来弥补我犯下的错。”
  “你知道吗?一个人最大的敌人,既不是来自外部,也不是来自内部,而是自己曾经犯下的错。”
  看着这样的维克托,罗根也有些心软,他微微放缓了语气。
  “就这样结束吧,你和我的一切,爱也好恨也好,都结束吧。”
  维克托不自觉的退了一步,身体无力的靠在墙上。他仰起头,悲伤且疯狂的大笑着,笑声在小小的卧室里响亮的回想着。
  “我早就知道的,你的回答。可我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期望。希望你能原谅我,可到头来,这不过是我的妄想。”
  维克托低下头,直视罗根,目光竟是锐不可当。
  “说你恨我,吉米!”他这样说着,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。“只要你说出来,我就死心,从此再不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  罗根看着维克托的强韧的表情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。
  “我……”
  明明只要说出来就能永远的摆脱维克托了,可罗根竟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  “我……恨……你。”
  罗根声音很低,带着几分无力和虚幻,他甚至别过头,避开维克托的视线。
  但这已经足够了。
  维克托的表情一瞬间抽空了,然后慢慢的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浅淡的带着空洞与恍惚的微笑。
  “好!真好!一了百了!”
  他这样说着,在罗根的注视下转身出门,毫不留恋。
  “再见,吉米!此生再不见!”